火熱言情小說 玄幻:從科技興國開始笔趣-第258章 新的世界入口看書

玄幻: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玄幻:從科技興國開始玄幻:从科技兴国开始
神桥境界。
这个是一个这个世界最神秘的境界。
因为在那些金甲神人出现之前,并没有这种说法。
或者说神桥境界一直在隐藏之中,好像被人故意隐藏了起来。
但是金甲神人出现之后,神桥境界的一些秘密被人知道了。
而这个人便是龙腾。
龙腾的身份比较特殊。
它既是虚神宗的宗主又是小晴天的龙腾大将军或者他还有其他什么的身份。
但此时,与神桥境界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咱们接着往下说。
龙腾在此,感知几人的残红魂魄之后说说道:“没跟我,你们这些人总是自以为是因为能够掌控所有人。”
“但是殊不知,在很多时候你们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
“或许你们会觉得我说的这些并不存在,或者说有些可笑。”
“但是我并不需要你们认可什么,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这个世界终究有人存在,你们并不能那么容易的成功。”
“或许最终我们会失败,但我们失败的同时也绝对奋战到底,不会让你们的成功一帆风顺的。”
龙腾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身上的气势忽然就庞大了起来。
五道孤魂野鬼,见到龙腾这种强大的力量纷纷逃离而去。
他们想要快死逃离这个地方。
因为在这个人的威压之下,他们已经成了孤魂野鬼,但他们只是进入不了地府,轮回投胎而已,但是再如果带下去的话,会被这个男人彻底的消灭,消失在天地之间。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恐怕会哭的来不及了。
龙腾也不阻挡,不可能逃离了,对于他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因为他想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那就是……
想到那些事情笼统脑海之中不由想到了那个年轻人。
“希望你一切顺利呀。”
他所指的就是李如安。
但是李如安此事到底是怎样的,他并不知晓,他如此着急的离开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这个事情,比起那个树林之中,天与人的事情都更加重要,那他到底是要去干什么事情呢?
心中并没有其他想法,只是速度越来越快,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树林之中的月光之下,李如安所施展出来的阴阳鱼包裹住了几个人,但是唯独漏掉了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最先出现的那个透明人。
等阴阳鱼彻底的遮住几人之后,李若安猛地睁开了眼睛。
随后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个隐形人。
虽然隐形人在眼前再次消失,但是这一次例如啊,好像能够看到他一般。
隐形人心中稍许有些慌乱,但总的来说他觉得李若安还是看不到他的。
最初的时候李如安看不到他,那么现在就说我,一定还是看不到他的。
他也不知道这种自信源自哪里,但是接下来李源的一个动作让他心中的所有幻想彻底破灭了。
“我能看到你。”
你就说,神色淡然目光朝着左上空的一脚看去。
本来隐形人还不相信的,但是看到李若然的目光直接朝这边,准确的看来他动了立马朝四下逃窜出去。
他知道再不逃走的话,李若然可能会杀了他。
但是如何选择不可能的,既然你出现在了这里,并且组织了这种事情,那么最终的后果就要你来承担,谁来也救不了。
你这就是属于李若安的法则。
李若安手中三大本源之气所融合成的神秘力量在此刻凝聚成了巨大的剑,这把剑通入云霄,一剑阵下去,整个森林都被斩成了两截,所有树木都被削平了。
“不好,这小子怎么可能如此强大呢?”
他不相信,但是李如然并不需要他相信,因为随着李如安第二剑挥出之后,他躲无可躲,彻底的死在了李若安的剑下。
两箭灭掉了,一人这又是属于李如安的强大。
你说安淡然望着远方,那个在他剑下被消灭的人随后,大手直接窜出下一瞬间出现在了那里。
手中看不到什么,但是确实捏着一个东西。
“你以为你能跑掉吗?”
“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跑掉呢?”
李如安眼神之中,好像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此时一切确实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李若安捏住一些人的红包笑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发现你的预谋是吗?”
隐形人好像没料到,李若安竟然会这么问,但此时他已成了鬼魂,就算再也不干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他想要听李如安继续说下去,但是李若安也在等待。
白日事故
他在等待李如安依然是在等待。
就在下一刻,李若安双臂之上,突然涌现出无尽的黑雾。
黑雾是那种极致的黑雾,顺着李如恩的右臂包裹住了隐形人。
黑雾似乎极具攻击力,只是眨眼之间就让李如安手中的年轻人放弃了最后的抵抗。
片刻之后。
李若安的眼眸之中露出了喜色。
“意外之喜呀!”
从他双臂之上涌出的就是骷髅头,此时他早已不是骷髅头的那种心态了,而是彻底的化作了一团气。
一团最精确的气。
因为他体内肾脏彻底的与他的身体融为了一体,骷髅头自然也做出了改变。
在此时化作了一团气。
至于小黑呢。
“出来吧,现在这里没人了。”
欢迎刚落小黑在李如安的眉心处闪烁。
“艹,可憋死老子了。”
小黑再次出现,化作了一道少年模样的人儿。
李如安,道:“小黑这是长大了呀,彻底的成了少年。”
“滚滚滚,乱说什么呢?小心我哪天不高兴把你给灭了。”
道祖,我來自地球 小說
“哦,你真的要灭了我吗?你就不怕我哪一天也不高兴了,把你给灭了?”
两个人四翼的车皮疹完全没有在意,因为这就是他们两个平日里的交流方式。
看起来粗鲁至极,但是谁的清楚两个人的关系好已经是那种生死之交的关系。
如果之前的话,小黑可能身上有什么密码把关在女娲手里,那么就算此时不在了,小黑也不会对你有安不利的。
因为……
李如安闭上眼睛骷髅头解析出来的东西,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
“原来如此啊。”
闻言李若安感叹小黑问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他知道些什么东西?”
“小黑你还记得当初咱们在红蝎教总部,关于雪狼帮主红蝎教主以及木森老头三个人之间的那种联系吗?”
“那自然记得。”
小黑,道:“当时你一直想要知道,他们三个组有关,但是一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那种联系到底是什么。 ”
李如安附和道:“是的,他们三个之间的那个秘密与现在这个东西有关。”
“而且都是发生在10年前,两者之间正好对上了。”
李如安这么一说,小黑似乎才缓缓反应过来说道:“同样都发生在10年前。”
“对同样发生在10年前。”
两人立刻开始思索。
“哦,刚才哭的时候,从这个人的记忆之中搜索出了东西,也就是10年前,天元宗天元刃,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如安说道:“他的记忆之中,10年前的天元宗宗主名叫天元 ”
“他似乎在一处遗迹之中,魂族取取得了联系。”
“果然是魂族。 ”
“是的!”
两人说话之间再次回到了阴阳鱼附近。
此时阴阳鱼彻底封锁了这片亲历,包括公子与山人那几个龙腾的女属下人,此时这片天地只有小黑与李如安的谈话,并且这段谈话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知道。
李如安一挥手,石台子上面的红光乍现。
但是他并没有受到红光的控制,相反他的眼眸之中一直闪烁着红光,并且眼神之中已经准备解析这种红光了。
小黑化作少年模样的一位少年,但是他并不是真正的人体,所以不会受到红光都是吞噬的。
小黑盯着石台子说道:“那两者之间的联系与这个10太子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世界的入口。”
“又是世界入口?”
小黑只小下界与冬天元件之间的那些事,所以当他知道这里也是结界入口的时候,心中不免惊讶。
“我刚才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心中也挺惊讶的,你听我说帮我分析一下吧。”
李如安,道:“其实咱们所处的那个世界并不是下界。”
“是下界呀,那个世界所有人都突破不了武道仙途,开辟不了神,造诞生不了林开他们,永远只能在浩劫之下停留了,那就是下界所该有的样子呀。”
小黑的反驳让李如安思路更加明确。
“的确按照我们之前的思路来说,那确实是所有人以为的下界。”
“但是如果你把它想象成与冬天缘界所共同存在的平行世界的话,你们之前咱们的那个结论就可以推翻了。”
“彻底的推翻。”
李如安补充道:“这也是我刚才才想到的。”
“你听我说。”
小黑点头,在一旁帮里玩分析。
推敲一个事情必须要让另外一个人帮你,丁点儿的。
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在这里依然适用。
你若安的虽然清楚一些事情了,但是保不准会出现错误,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小黑出马,当那个旁观者帮李若安盯着点。
不至于让李若安出现一些纰漏。
这种时候决不允许出现一丁点的纰漏,因为出现疲劳就意味着他们在未来的大方向上错失一个巨大的点。
蝴蝶效应,直线永不相交都是这个道理。
现在微不足道的一个店,很大程度上会在未来被无限放大,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后悔都会来不及的。
这是必然的。
所以李如安在这种事情之上,绝对不用细一丝一毫的马虎的。
“咱们之前的推动是所有的事情都与魂族多多少少有关对吧?”
“是的,不管是红谷的那个事情还是雪狼帮红,蝎教主陌生老头的事情,一节四大神帝为什么纵容陌生老头在他们身体之中的事情都肯定与魂族有关。”
李主任心中确定这个事情之后再次说到道:“但是10年之前,天元宗宗主千元,他与魂族联系到了。”
“而同一时间,陌生老头雪狼帮主,魂邪教主他们也与魂族联系。”
“他们所拥有的秘密其实就是两个相对封闭的世界入口。”
“一个所指向的是我们所在的那个下界,但事实之上它并不是下界,而是与其他5个大师姐相同的世界。”
“这里其实就是封城世界的那个通道。”
“5个大世界?”
小黑奇怪问道:“到底是哪5个大的世界?”
李如安回答道:“冬天元件,西天元件,北天元纪,南天元纪 ”
“以及最中央的……”
说到这儿,李如安淡然笑道:“我们所在的那个世界其实就是中央源界。”
“什么?”
小黑惊讶的合不拢嘴,因为李如安所说的这些事情他以前根本没有听过。
难道不是冬天员借所在的是小金盾所控制吸天元界所在的是小西天所控制吗?
小西天与小青天控制了两个大世界压在被分割的玉朝玉门国之上,这难道不是整个世界的构造吗?
但此时李如安所说的这些话与之前的那些东西根本对应不上啊。
这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啊。
知道小黑对于这些很难相信,所以他再次,解释道:“现在的我们必须要彻底的放开思想,能分股思想呀 ”
“我们需要做好所有的准备,现在这个石台子就是封闭世界的入口 ”
小黑瞬间明白李如安的意思:“你的意思是?”
李如安回应道:“是的,我们必须想办法摧毁这个入口 。”
“可是我们到底该怎么摧毁这个入口呢?”
“很简单,我们需要……”
两人在这里谈论这一次的事情,彻底让他们抓住了一个重要的点,在这个点之下,他们没有选择必须冲上去。
因为他们不冲上去的话,很所要面对的就是另外一个事情了。
龙腾显然有自己的诉求,但是李如安与小黑并不能把这种事情放在轮胎身上,所以必须他们亲自去做。
这是没有选择的事情。
他们只需要去做,不需要去回忆,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