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摘仙令 線上看-番外 月亮宮之林薇3鑒賞

摘仙令
小說推薦摘仙令摘仙令
聂远在演功堂吊打所有人的消息,没多大一会,就传遍了全宗。
这真是一件让人牙疼的事。
南佳人不用想,都知道那些被按着打的弟子有多憋屈,“这聂远出手是不是狠了些?”
“是有点狠。”
邓茵笑,“不过, 金风谷威名在外,师父不用担心失败弟子的道心问题。而且他这样干,我感觉是金风谷师兄师姐们教的原因。”
噢?
南佳人看着徒弟。
“师父!”
邓茵亲自给师父奉上一杯仙茶,“外面给聂师弟取名救命,如果这外号只是聂师弟的话,倒也没什么,可是偏偏牵扯到林师叔。
他们肯定不想林师叔被人笑话,而不被人笑话的最好办法, 就是让聂师弟把一切都打在萌芽状态。
您看经此一战,宗里肯定没人敢当着他的面,再笑话什么‘救命’了。”
呃~
南佳人无言以对。
“您也不用担心,聂师弟会被人套麻袋。”
如果不是修为差太多的话,她倒是可以套一套,奈何……
邓茵有些遗憾,“不说他本身的战力如何,只说他的辈份,今天被打的演功堂弟子,就没人敢起那种心思。”
是噢,从林蹊那里算, 辈份真是太高了。
在演功堂的时候还好,大家都是平辈而论,主看谁的拳头大, 但是出了演功堂, 聂远就成了好些人的师叔,甚至师叔祖。
罢了,不管了。
“邓茵,上次让你考虑的事情怎么样了?”
南佳人原本想要叶猫儿他们压服邓茵,让她再收一个弟子,结果倒好,那群家伙一个都不敢跟她应承。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那个眼睛打服了。
“趁着聂远还小,你现在收徒,正好一起扔金风谷。”
邓茵无奈:“……师父,我其实不介意再有一個师弟,或者师妹的。”
师弟师妹可以疼,可以宠,也可以打,但是徒弟……,稍有不好,那真是甩都甩不掉的存在。
早就吃够苦的邓茵,不想再吃那份辛苦了,“如果是师祖羡慕金风谷的弟子多,我其实也不介意多一个小师叔的。”
邓茵知道,她师父并不想收徒。
现在来逼她,十有八九是迫于师祖的压力。
“上面的仙界, 好多金仙大修都还在收弟子, 师祖真的可以再收的。”
武神主宰 暗魔师
南佳人:“……”
这样的话,她跟师父说过,可是师父不听啊!
“师父,我其实很厉害的,”邓茵朝她眨眨眼,“您不用太羡慕金风谷。”
“……”
南佳人的嘴角忍不住翘了翘,“我就是可惜,这么不用劳心劳力的机会。”
“这倒也是。”
金风谷那么多师兄师姐,合起来教一个聂远,真是太浪费了。
邓茵想了想,“要不然,您去劝劝采薇师伯或者尚师伯,就算采薇师伯的徒弟需要炼丹天份,不好找,尚师伯的徒弟,却不用那么麻烦。”
“有那时间劝人家,还不如我自己来呢。”
南佳人觉得自己的运气也不错,虽然只收了一个徒弟,一样能把那群能打的按着,“去吧,把还未拜师的弟子资料,全都给我拿来。”
钻进前世你的怀抱
万一又找到合眼缘的呢?
与此同时,听到小傻子徒孙在演功堂,那么吊打一群同阶的结丹修士,随庆心甚满意。
能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把聂远操练出来,敖象他们都有功劳。
给师父、师姐上柱香后,随庆到底忍不住,掩了身形,跑演功堂,现场听徒孙一个人碾压全场的威风。
半晌之后,他的眼睛落在了洛飞雪的身上。
小丫头还在公示栏上认认真真的抄聂远留下的心得体会,看她一边抄一边若有所思,再写的字,透着凌厉剑气,忍不住笑了。
聂远太顺了。
林蹊上赶子收,还差点收成了笑话。
这样顺……于心境不利啊!
随庆无声而来,又无声而去,没一会,一只仙鹤衔着一道桃花符就飞到了洛飞雪的面前,“洛飞雪,”桃花符中传来掌门刘成的声音,“速到神道大殿来。”
啊?
魔女的小跟班
仙鹤衔音!
洛飞雪又惊又喜。
所有被仙鹤衔音带到神道大殿的人,都是被师长看中,得宗门认可,要拜师了。
她……她还没结成金丹,就有师长看上,那是不是说,看上她的是仙级长老?
“师妹快去,回来再写。”
古代悠闲生活 莞尔wr
仙鹤衔音,事关重大,可不能耽搁。
大家虽然急她还没写完的心得体会,但是,这种攸关一生命运的大事,当然更重要。
“那各位稍等,最迟明天,一定补上。”
洛飞雪整整心情,往神道峰去的时候,千道宗各个方向都有遁光,急急的往那里去。
一个聂远,就已经把各峰头的弟子压的喘不过气了,随庆师兄(师伯)居然还要来一场,带早就去世的林师姐(师伯)收徒的大事,可教他们说什么好?
南佳人和徒弟邓茵一起往神道峰去。
这是随庆师伯特别指定的,还要他们带上最好的见面礼。
这真是……没处说理。
“你可真是个乌鸦嘴,好了吧,这下你真要有一个小师叔了。”
邓茵:“……”
她后悔了,收回去行不行?
“一想到我又要重当师姐,真是好不适应啊!”
当林蹊和柳酒儿的师姐,过程……一言难尽。
两个都连累过她。
偏偏东水岛离金风谷又那么近,再加上林蹊还在那里开了个小门……
南佳人好想回去,把那门堵住。
“林蹊,师伯看上谁了?”
半路遇到,南佳人一闪站到她的遁光上。
“不知道啊!”
陆灵蹊也是一头雾水,“不过我师父能给林师伯收徒,总是一件大好事,师姐,你可要多带点好东西,这可能是我们这一辈,最小的师妹了。”
南佳人:“……”
好气。
这样一算,他们东水岛真是太亏了,光见面礼就多掏了多少份?
“那可不一定。”
南佳人声音凉凉,“上次我听师父和知袖师叔说,如果遇到好苗子,可以试着再收一个。”
噢?
陆灵蹊打量她,“那完蛋了,宜法师叔肯定碰不到比我们两个更好的苗子,所以东水岛这边,你就不要想了。”
南佳人:“……”
“我觉得吧,知袖师叔倒是可以再收一个。”
哪怕笨点都没关系,收个嘴巴甜点的,师叔一定天天笑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