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玉無香-第240章 努力熱推

玉無香
小說推薦玉無香玉无香
在韩母看来,不孝子简直不长脑子。
“林大姑娘和太子定过亲的,京城好姑娘多得是,咱们家为何沾这个麻烦?”
“怎么是麻烦呢,当时林大姑娘生病,将军府主动提出退亲,皇上不是还对将军府表示了肯定。”
林大姑娘与还是魏王的太子解除婚约后, 将军府老夫人的那个异性孙儿程树可是由一个普通侍卫提成了百户,足见皇上对将军府的态度。
韩母不为所动:“你只想着皇上不计较,那太子呢?”
太子若是個大度的还好,倘若是个小心眼的,保不准就对娶了林大姑娘的人不待见。
虽然只是有这种可能,尚书府为何冒这个风险呢?
“太子是宽厚之人——”
韩母并不愿听:“你不必说了,总之我不同意。”
“母亲——”韩宝成满眼失望。
韩母别过眼, 不让自己心软。
哪怕和林大姑娘定亲的是别人,她都能考虑一下, 可那是太子啊,以后还会是皇帝,万一因为林大姑娘对尚书府不满,尚书府将来怎么办?
“儿子知道了,母亲好好歇着吧。”韩宝成说完,默默走了出去。
望着儿子离开的沮丧背影,韩母深深叹了口气。
韩宝成没有回房,而是离开尚书府,约了杨喆吃酒。
见他一杯接一杯喝, 杨喆端着酒盅问:“韩兄有心事?”
韩宝成把酒杯放下,些微的酒意没有让他头脑不清醒,而是给了他勇气。
望着杨喆那张清俊的脸,他开了口:“杨兄,我想请你帮个忙。”
“韩兄请说。”杨喆语气温和。
韩宝成捏紧放在桌面上的酒杯:“我家曾求娶过林大姑娘, 你是知道的。”
杨喆颔首。
“现在她仍待字闺中,我……我还是想娶她。”
废后逆袭记
杨喆眸光微闪:“韩兄需要我做什么?”
“我想拜托杨兄探一下太子的口风, 看他会不会介意。”韩宝成心一横把打算说出来, “如果太子没有不悦之色,想求他为我找一个身份合适的保山撮合这段姻缘。”
韩宝成把最后的希望放到太子身上,并不是一味冲动。
在太子还是魏王的时候,因为杨喆与太子私交好,他作为杨喆的好友就与太子有过不少接触,能看出太子是个宽厚之人。
追求想要的结果都有风险,在了解太子品行的情况下,林大姑娘值得他一试。
黃金召喚師 醉虎
畏手畏脚固然没风险,却会错过他喜欢的姑娘,他不想等老了的时候再后悔当初为何不努力一下。
“我帮韩兄问问看。”杨喆一口答应下来。
韩宝成举杯:“多谢杨兄。”
杨喆淡淡一笑:“咱们之间,说这个就见外了。”
很快杨喆就找了机会,对太子提起此事:“韩兄是个实心眼,当初家里看中了林大姑娘有议亲之意,他就上心了,现在见林大姑娘待字闺中想要求娶,却遭到家里强烈反对。”
听杨喆提到林婵,太子有一瞬怔愣。
已经很久没听人提过林大姑娘了,此时回想, 他与林大姑娘的这桩亲事仿佛上辈子那么久远。
“林大姑娘病好了吗?”
“听说大好了。”
“那就好。”太子欣慰一笑,“林大姑娘是个好姑娘, 如果能与宝成结为连理, 是好事。”
“可惜他家里不答应。”
“因为与我退过亲?”太子不用多想就明白了症结所在,叹道,“说起来,在林大姑娘病重时退亲我总觉得过意不去,要是再因为我错失良缘,那我就更不安心了。”
与林大姑娘退亲他是生出过几分惋惜,但若非今日杨喆提起,这几个月来他连林大姑娘病情都没关注过,要是因为林大姑娘与他人谈婚论嫁就心生不爽,那他与那位兄长有什么区别呢?
想到这里,太子生出了撮合韩宝成与林大姑娘的念头。
要是那些府上都抱着尚书府韩家这种想法,导致林大姑娘一直无人敢求娶,岂不是总有人往他身上想。
这种情形,想想就让人不舒服。
太子很快有了主意:“这样吧,我让老师去问问韩尚书的意思,要是韩、林两家有意,就让老师当个保山。”
太子提到的老师原是王府长史司教授,名叫陈福礼,太子一直以来待之以师礼,以他的身份出面当保山无疑很有分量,也完全表明了太子的意思。
韩宝成从杨喆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按捺不住激动:“太子真这么说?”
杨喆抽出被他紧拽的衣袖,失笑道:“这种事,太子还会诓你不成?”
“多谢杨兄!”韩宝成一揖到底。
“是太子仁厚,我没出什么力。”杨喆避开这一礼,提醒道,“韩兄最好先对令祖父通个气。”
“是,我这就去对祖父说,改日再请杨兄好好喝一顿。”
韩宝成辞别杨喆,匆匆跑了一趟陶然斋买了一只烧鸡,提着赶回尚书府。
正好是休沐日,这个时候韩尚书难得在家里。
“祖父,孙儿给您带了下酒菜。”韩宝成把油纸包好的烧鸡往桌上一放,笑呵呵道。
他是那种大眼浓眉的俊朗长相,笑起来很讨长辈喜欢,韩尚书看着笑容灿烂的大孙子不由弯了唇:“陶然斋的烧鸡吗?还是宝成知道疼祖父,来来,咱们祖孙喝两杯。”
祖孙二人吃着烧鸡喝起小酒,还加了一碟酥香的花生米。
韩宝成见差不多了,嘿嘿一笑:“祖父,太子想撮合孙儿与林大姑娘,您觉得怎么样?”
“噗——”韩尚书一口酒喷出来,瞪着孙子,“你说什么?”
“就是太子突然觉得孙儿与林大姑娘郎才女貌挺般配的,想撮合我们——”
“喝了几杯酒就说醉话,去去去,赶紧给我回屋去。”韩尚书一个字都不信,赶苍蝇般把孙子轰走了。
转日下衙,韩尚书就遇到了陈福礼。
“陈大人请我喝酒?”韩尚书虽觉意外,面上却半点不露,“那敢情好,我正愁没酒友。”
陈福礼官职虽不高,却是教导过太子的,自然不能得罪了。
等等,太子?
看着一脸笑意的陈福礼,韩尚书突然想到了孙子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