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小偷皇帝笔趣-第二十八章

小偷皇帝
小說推薦小偷皇帝小偷皇帝
第二日清晨。
应天府知府从噩梦中惊醒,这才想起要缉拿陈姗姗及同党的事来,赶紧派人去抓,可这时候的苏汐汐和陈姗姗早已逃之夭夭。
苏汐汐很清楚,这次幸运的逃过一劫,下回也许就没那么走运了。为避免路上不必要的麻烦,两人女扮男装,改走水路,果然清净许多。
心急如焚熬了七八日,总算到达了临安地界。
与应天府相比,临安城家家户户欢歌笑语,街头巷尾的商贩吆喝声此起彼伏,百姓安居乐业,官员尽忠职守,仿佛从未有过战争。
走进平价粮行,赵宏志凑巧不在,前往江陵协助王来打理事务去了,粮行里新来的伙计不认得两人,哪里肯放,苏汐汐也不啰唣,一把将他推开,径直来到后厅,开了卧室。伙计也算机灵,见这英俊男子居然有钥匙,心知必然和东家有着不一般的关系,赶紧堆起笑容来。
苏汐汐道:“打一桶热水来,我们洗澡。”
伙计一脸懵逼,两个大男人在一个浴桶里洗澡?是东家有这爱好还是这两人有怪癖?见到苏汐汐满脸怒气,心里虽疑惑,却也不敢多嘴,只得打了热水来。
两人卸下男装,脱罗裙,解绣裤,彼此相视,会心一笑。望着陈姗姗那玲珑曲线,白皙肌肤,就连苏汐汐看得都不禁有些心动。
洗漱完毕,两人换上女装走出来的时候,恍若仙女下凡尘,粮行伙计纷纷看呆。
【轻小说】如果究极进化的完全沉浸式RPG比现实更垃圾的话
“原来两位是江夫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恕罪。”伙计赶紧低头哈腰上前认错,与先前的态度完全判若两人。
苏汐汐淡淡一笑:“认出来了?”
“这要还认不出来,那小的就没长眼睛了。”说着,伙计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两幅巨大的画像。
一张是苏汐汐的,画像左边写着六个大字:江小呆结发妻,右边写着六个大字:姗汐国左皇后。
另一张是陈姗姗的,左边写着六个大字:江小呆结发妻,右边写着六个大字:姗汐国右皇后。
忽而,伙计脸色一变,噗通跪地:“皇后恕罪,小的……小的……一时口误……”
陈姗姗一脸迷茫,苏汐汐也是疑惑不解,刚出了一趟门,怎么回来就成皇后了?
也不知谁喊了一声,左皇后右皇后回来啦,临安城内的所有百姓、商贩、官府,纷纷放下生计和一切事务,在平价粮行门前跪拜,眨眼间,密密麻麻排队一大片,队伍一直排到了临安城大门外,那高呼声简直震耳欲聋:
“左皇后,右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江小呆原来是想推翻沐罗国当皇帝!苏汐汐又惊又喜,正要发话,却见陈姗姗左手轻轻拉着她缓步向前,右手缓缓抬起:
“临安城劫后重生,可喜可贺。然,北有番邦,西有突厥,虎视眈眈,不可掉以轻心。为今之计,需要强化火炮,切莫贪图一时温饱之快。诸位谨记,只有强国方可富民。否则,纵有千万家财,抵挡不了番邦突厥的一顿火炮也是枉然。”
和善中透着威严,完全没了先前小女儿时的娇柔之态,这一刻,苏汐汐对她刮目相看。两人私下商量,陈姗姗负责农业改革,她则负责工业,想尽一切办法给出兵打江山的江小呆助一臂之力。
苏汐汐早年跟随陈大富走南闯北做生意,眼界自然开阔,想法也多,做起事来颇为得心应手。数次视察,亲自监督,疏通水道,根据地域不同种植不同农作物,同时大力发展港口贸易,生意遍及整个东南亚。
陈姗姗也不含糊,终究是现代穿越过来的人才,别的虽然不懂,但对枪炮的构造却是了如指掌。鉴于当时的火炮射程短和威力小的缺点进行了无数次的实验和大胆改革,在江小呆与番邦国打的难解难分之时,射程达八千米的火炮惊人问世,受当时技术影响,她发明的迫击炮最远射程五千米。就在她准备再次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时,战役快报传来,江小呆受到突厥与番邦的合围而败北,正准备班师回朝。
得到消息,苏汐汐心急如焚,亲自带领三万兵马,拖着火炮和迫击炮星夜兼程出发。
此时,突厥与番邦已达成共识,形成同盟,番邦南下追击,突厥往东堵截,很快,江小呆被包围,危在旦夕。
布达尔罕吼道:“把陈姗姗交出来,或可留你全尸!”
突厥罗可达摩吼道:“听闻苏汐汐貌美如花,交给我!”
澀澀愛 小說
江小呆骂道:“娘希匹!敢动老子的女人,我弄死你!”
布达尔罕和罗可达摩冷冷一笑,不再废话,杀了这个鸟皇帝,姗汐国两人均分,那两个女人自然人手一个。
江小呆左冲右突,拼死杀出重围,两国重兵合围之下岂肯善罢甘休,嗷嗷叫着如同快要饿死的野狼对他穷追猛打。
就在这个时候。
苏汐汐杀到!
二十门迫击炮一字排开,后面架着十门火炮。突厥和番邦虽没有见过迫击炮,但火炮的威力却是领教过的。
殊不知,此火炮非彼火炮。
“轰轰轰……”!
十门火炮齐齐发射,震耳欲聋,硝烟弥漫,炸得人仰马翻,残缺不全,鬼哭狼嚎。
接着,迫击炮开打!
“轰轰轰……”!
突厥骑兵纷纷倒下,此时,尚距离苏汐汐还有三千米之遥。
“杀!”
苏汐汐一声大喝,冲出战营,鼓声擂擂,三万兵马摇旗呐喊随之冲出,在猛烈炮火的协助下,突厥和番邦大败,狼狈逃窜。
“汐汐?!”硝烟滚滚中,江小呆差点喜极而泣。
望着他满头白发在战火中迎风飘扬,苏汐汐什么也没说,丢了宝刀,扑进他的怀抱。
“还打不打?”她仰起脸笑问。
江小呆凝视远方,啐出一个字来:“打!”
谁说穷寇莫追?江小呆和苏汐汐乘胜追击,他有他的铁骑快马,我有我的火炮迫击炮,对方的“火箭”在苏汐汐的火炮之下如同小儿科,构不成任何威胁。苏汐汐也不愿意让江小呆再赴前线杀敌,架起火炮冲着番邦一阵猛轰。
布达尔罕被炸死,番邦灭亡。
随后,江小呆一鼓作气,炮轰罗可达摩,灭了**厥和西突厥,原本还想往西继续挺进,众小国听闻后纷纷投降主动示好,也就打消了念头,毕竟,国土面积越大,越不好管理。
凯旋而归的那一天,整个姗汐国为之沸腾。陈姗姗早早的在城楼上守候,远远望见浩浩荡荡的队伍中,那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威风凛凛,白发飘逸,如仙人出尘,似神兵天将,再也顾不得矜持,下马飞奔而去。
“姗姗,我来娶你了!”江小呆大呼。
陈姗姗灿烂一笑。
“汐汐,嫁给我吧!”江小呆又大呼一声。
苏汐汐不由莞尔,江小呆还是那个江小呆,只不过他现在换了一个身份,小偷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