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吞噬大荒:開局妖孽體質討論-第三百八十九章 神秘女人 最頂級的鎮層怪熱推

吞噬大荒:開局妖孽體質
小說推薦吞噬大荒:開局妖孽體質吞噬大荒:开局妖孽体质
面对姜别歌的条件,女人无动于衷。不过姜别歌并没有气馁。
“哈,我知道被囚禁在这里的没有一个不愿意出去的。但你一定怀疑我有没有把你从刑柱上摘下来的实力,或者说能力吧。”
女人闻言终于有了新的动作。她抬起头,那是一张狰狞的脸庞。与她的身材完全呈现了反比例。她的身材很好,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皮肤除了黑一点儿之外,没有干瘪的迹象。
而且她的头发相当柔顺,黑黑的挡在面前,仿佛瀑布。然而当她抬起头露出真容之后,见惯了恶鬼的姜别歌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这个女人长的一半是人脸,一半的一半是兽脸,一半的另外一半是僵尸脸。妖鬼人的三种特征都出现在她的脸上,而且还十分不规律的分布在脸上,非常扭曲。
“哼……”女人似乎对被自己相貌吓一跳的姜别歌很是不屑。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儿,露出一个更加恐怖的笑容之后再次低下了头。她的行为似乎是在说:“这都被吓一跳,还有本事救我?”
姜别歌被女人的不屑激怒了。他知道自己刚刚有些怂了。于是立刻想要找回自尊和自信。
“好,你不信是吧。那我们就给你展示一下。”姜别歌示意拓拔宏一个眼神。拓拔宏化身睚眦凶兽,扭头便咬住身旁一只小鬼。将那小鬼吓的哀嚎不止。睚眦皱眉口中发力,“噗嗤”一声儿小鬼儿被咬了个对穿,立刻奄奄一息老实了下来。
睚眦这才叼着半死不活的小鬼儿做法,它那张血盆大口前慢慢出现空间波动,没多久嘴前的空间便逐渐模糊了起来,渐渐的竟然浮现出一根刑柱模样。而那刑柱上是一具残尸。大家看的明白,那分明就是距离这里不远的一根刑柱。
睚眦将口中奄奄一息的小鬼儿与那残尸重叠在一起,很快两个空间发生重合交换,残尸被小鬼儿替换了下来。残尸落在睚眦口中,而小鬼则悲惨的代替了残尸成为刑柱上的囚犯。也许这时候奄奄一息的它会因为自己时日不多而沾沾自喜呢。
收了神通,睚眦将口中残尸吞到女人面前,这才又变回拓拔宏的模样。
“如何?这是我的本命神通。以你现在的实力,只需要一个鬼王便能将你替换下来。只要你答应效忠于我,我便帮你脱困。而且你也看到了,这里这么多的妖鬼都是我的手下。你想要多少来补充力量都没问题,只要片刻,你便能重回巅峰。”拓拔宏得意洋洋。
“效忠?让我做奴隶?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你?配吗?”女人的声音竟然意外的如银铃般好听,但配上那张绝世凶颜,还真是反差巨大。
拓拔宏闻言一怒,道:“你是谁?你不就是被锁在玲珑塔中的一个妖鬼囚犯而已?若是不能再出去,你是谁谁又会在乎?就算你是天王老子、玉皇大帝,你也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一万年风干不死你,两万年呢?十万年呢?你现在的实力勉强也就是凝神境,这种实力你还能挺多久?也许再过五百年,你就与旁边那些残尸一样了。到时候你还能问别人你是谁?还有机会问吗?老子给你机会,你要懂得珍惜、感恩!”
姜别歌一把拉过拓拔宏,换上一副笑脸道:“前辈莫气,我这个同伴脾气急,而且不太会拐弯抹角的说话。他的话可能让您十分不舒服,我在这里给您赔罪了。但是……”
姜别歌换上另外一副诚恳模样道:“但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您都这样了,就别计较什么身份了,总之活下去才有意义不是吗?而且你若是不想成为别人奴隶,那也行啊。只要你发誓做我们手下,帮我们在九幽之地取得一席之地,我们就还你自由,如何?这对前辈你的实力来说应该不算不能完成的任务吧。”
女人突然仰头哈哈大笑,那笑声充满了不屑。
“你笑什么?他的话有那么好笑吗?”拓拔宏怒道。这是他们俩商量的结果,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一开始就给女人一个她绝对不会接受的条件,紧接着由姜别歌提出一个更好一些的条件,两厢比较女人就会觉得第二个条件好很多。结果却只换来女人的狂笑。
“笑什么?我笑你们都是井底之蛙。九幽之大,比之大荒都大了不止十倍。其中更是卧虎藏龙。你们以为以我的实力便能一手遮天了?若是真能,你们当我是怎么进来的?”女人不屑的道。
“切,我猜你是被关在玲珑塔里很久了,所以不知道外面情况,如今众神早已合道陨灭,世间已经近万年没有一人成神成圣了。以你的实力,为何不能横扫八方啊。”姜别歌道。
“众神合道?哦,原来如此。我说怎么突然间这塔就失去了管理。原来是天王已去啊。不过你们依旧是井底之蛙。即便众神合道,你们以为众神便都陨灭了吗?不,你们不知道众神的手段。一切皆在众神推算之中。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你说谁是燕雀?!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帮你引动洗业金龙,给你来一次洗业让你享受享受。”见女人油盐不进,姜别歌终于不装了。
他再一次示意拓拔宏,拓拔宏会意。所谓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胡萝卜和大棒要综合起来才会有用。
于是他再一次化作睚眦使用空间术法,而这一次,他这术法便不是用来救人的了,而是用来杀人坑人害人的了。
他拽动女人身后的锁链,力道将刑柱上的七七四十九条洗业金龙唤醒。四十九条洗业金龙同时出现场面可谓宏大至极。
四十九条洗业金龙口吐洗业金火,仿佛金火瀑布浇灌在女人头顶。一团团黑烟从女人身上冒了出来。女人身上立刻出现另外一种阳火抵抗,然而她身上的业力确实不少,即便有另外一种阳火抵抗,依旧被灼烧的苦不堪言。然而女人相当硬气,从始至终抵抗着洗业金焰的灼烧,一声不吭。
变身照相机
七色的春雪
“哦?你倒是硬气啊。既然得不到,那便毁了。这就是我们的选择。你若不愿意帮我们,那就等着被这洗业金焰烧成灰烬吧。相信这个过程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对了,槐树姥姥,用你的镜花水月之术将这个过程记录下来,玲珑塔第六层里还有四个老鬼呢,就把这个当做杀鸡儆猴的**。也让后面的老鬼心中有个计算。”姜别歌冷笑道。
女人似乎接受了这个结果,她将身体放松,张开双臂拥抱洗业金焰瀑布,身上的阳火逐渐熄灭,似乎已经做好了在这洗业金焰之中净化自己重入轮回的结局。
就在此时,一个冷酷的声音从外围响起。
“姜别歌,你果然还是如以前那样无耻、卑鄙,令人讨厌。倒是没想到拓拔宏因祸得福实力更胜了。不过没关系,我再受累斩一遍你的狗头好了。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什么东西还能救你啊……”
伴随着这个声音,风雷子强势出现。
风雷子以绝强的姿态出现在众鬼面前。此时他胯下骑着土伯龙兽,三头六臂、背后四翼、一身幽冥鬼火,手中持狰狞的锚将军,双肩上两只鬼臂各结手印,手心之中隐隐闪烁着幽光。
身后就是已经化作万里巨龙的龙吉公主。此时的龙吉身躯庞大,一身幽光,鳞片晶莹剔透,仿佛每一片之中都蕴含空间。最令人恐惧的是龙头眉心之中的第三只竖眼,开合之间仿佛整个儿玲珑塔第七层的空间都会随着它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