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震驚!我在玄幻世界開創文娛時代 起點-第一百三十八章 青炎門相伴

震驚!我在玄幻世界開創文娛時代
小說推薦震驚!我在玄幻世界開創文娛時代震惊!我在玄幻世界开创文娱时代
楼上有一青色长袍,腰间别着金色玉佩的公子带着一群下人从雅间下来。
“掌柜的,失手杀了你一个人,这是赔礼!”
长袍公子随手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玩意儿,扔在了地上,准备离开。
突然有人被打倒,茶馆里瞬间乱了起来。
陈晨看到后,立刻让人把歌姬扶下去,尽全力治疗,自己则上前拦住了那个青色长袍的公子。
“站住!”
青色长袍的公子看到有人嚣张跋扈惯了,来到这小小的南玄城居然有人敢拦自己,顿时起了怒火。
“你是什么人?为何拦住小爷?你知不知道小爷是谁?”青色长袍的公子冷声说道。
“我管你是谁!杀了我茶馆的人,如今不给个交代就想走吗?”陈晨伸手拦住青色长袍的公子。
谁知那公子不仅不害怕,反而带着身边的下人一起笑了起来。
“哈哈哈!我青炎门杀人还用给个说法吗?真是笑话!”
“我告诉你,小爷乃是青炎门掌门的亲传弟子,青云鹤。识相的赶紧给我滚!”
青炎门人族一流势力之一,不过是末尾的一流势力。
“我管你是哪个势力的,杀了我的人,就得给个说法!”陈晨没听过青炎门,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他知道面前的这几人,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好,那我就给你个说法!”
青云鹤右掌化形,用出了青炎门的招牌功法,青炎掌。
肯贝拉兽 小说
半步沧桑 小说
他对青炎掌的掌控放在整个青炎门都属于最前面的一批,对付一个偏远地区,名不见经传的茶馆主人,他还是有自信的。
陈晨也没有躲,一耸肩膀,硬扛青炎掌。
“砰!”
青云鹤惊讶居然敢有人硬接他的青炎掌,心想真是一个找死的家伙。
可一掌打下去,陈晨面色不改,反而一用力,把青云鹤震的连连后退。
“我还以为多厉害呢?就这种水平吗?”陈晨不屑的笑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青云鹤被陈晨反震,无法接受,他可是金丹八层的修士,整个青炎门的第一天骄,怎么可能在一个偏远地区吃蔫。
“你管我是谁,杀了我的人,就得给我个说法!”
陈晨上前压身子,准备继续动手,却感觉到身后有飞物袭来,赶忙侧身,躲过了一劫。
飞物是一个古棕色的拐杖,上面还挂着有一枚青色的火焰令牌。
“老的来了。”陈晨回头,寻找攻击他的人。
众人看到陈晨回头,也很自觉,纷纷让开位置,暴露出一个白发老婆婆,示意她就是扔拐杖的人。
“不过是杀了一个下人,阁下何故如此难为我宗天骄?”白发老婆婆是元婴修士,自然不惧怕陈晨。
“管他上人下人,在我茶馆打人就得给个说法!”陈晨蛮横的说道。
这些日子南玄城只进不出,鱼龙混杂,闹事的人一日比一日多,他光是处理这种突发事件都不知道处理多少次了。
原本想着以和为贵,结果只能放任这群人越来越嚣张。
只有把前面闹事的人打服,才不会有后人接着闹事。
“好,老身就给你一个说法!”
白发老婆婆不顾脸面,伸手一抓,刚才的拐杖又回到了她的手里。
“看招!”
白发老婆婆拿着拐杖,猛的跳起,向陈晨戳过去。
我能看見經驗值
“砰!”
拐杖在距离陈晨一寸的地方,被一个充满老茧的手抓住了。
宅妖记
“嘿嘿,又一个养尊处优的废物元婴。公子,你退后,让俺来。”
昆仑老魔及时出现,他自从服用了陈晨给他的丹药,又加上茶馆每日每夜的歌赋熏陶,他修为的提升也一日千里,早就跟刚开始不一样了。
人群中有人认识昆仑老魔的,也有被昆仑老魔打过的,他们都知道茶馆里有几个元婴,一个比一个下手狠,没点本事,谁也不敢闹事。
但他们却很乐意看别人闹事,自己当个旁观者,看茶馆痛打落水狗。
“阁下是谁?”白发老婆婆手里的拐杖被昆仑老魔死死抓住,自己竟然收不回来,警惕的问道。
她害怕自己得罪了某不知名势力。
“谁也不是,就是茶馆里端茶送水的小二。”昆仑老魔嘿嘿笑道,又指了指前台,“你看,那儿还有个算盘先生的。”
算盘先生真是一剑散人,茶馆这几天人满为患,他就没去修炼,就在前台统计营收。
白发老婆婆顺着昆仑老魔指的方向望过去,发现茶馆里居然有个比昆仑老魔还要恐怖的元婴,正静静地坐在那里拨动着算盘。
“这茶馆什么来头?”
就今日见到的这两名元婴,放在青炎门都已经能当足够有话语权的长老了,地位绝对在自己之上。
“阁下如此之才,何必委身于此,不如跟我回青炎门,我保证阁下远比在这里有前途。”白发老婆婆打不过,开始利诱。
“青炎门?那是什么东西?上次还有个叫神风宗,你听过吗?他们想让我去当太上长老,知道为什么吗?”昆仑老魔咧嘴一笑。
神风宗和青炎门一样,都属于一流势力,甚至还隐隐能够压住他们。
“自然听过。他们想让阁下去当太上长老,怕是也相中阁下之才,嫌阁下呆在这穷乡僻壤太委屈了吧。”白发老婆婆想办法拍昆仑老魔的马屁。
“不不不,他们想让我当太上长老的原因,是因为我把他们原来的太上长老给宰了,缺了个位置,才让我顶上。”
昆仑老魔哈哈大笑,这些日子这群势力不断在城内出丑,他可喜欢了。
化神修士被城内的张大人限制,不得随意作乱,整个南玄城在元婴境界,茶馆这四个混混就没怕过谁。
小辈作乱,陈晨上;老辈作乱,他们上。
昆仑老魔的话在白发老婆婆听来就是威胁。
我敢杀神风宗的太上长老,就照样敢杀你青炎门的,不信你尽管试试!
“那不知,阁下想要我们怎样赔偿那个下人?”白发老婆婆自知不敌,妥协的说道。
“这我可决定不了,那得听我家公子的,他要杀要剐,全凭他的心意。”昆仑老魔一掌把白发老婆婆拍落在人群之中,给陈晨留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