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在亮劍當戰狼 起點-第578章 亂成一鍋粥展示

我在亮劍當戰狼
小說推薦我在亮劍當戰狼我在亮剑当战狼
太原,第1军司令部。
对于日军来说,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自冈村宁次以下,所有人员都不可能回公寓或者宿舍睡觉了。
其中也包括水原拓也。
不过,人可以不回去,财路却是万万不能断。
扭头看了眼墙上挂钟,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
当下水原拓也便对冈村宁次说道:“大将阁下,你看大家都挺辛苦的,我去司令部门口的吉野家叫点夜宵来吃吧?”
冈村宁次欣然点头道:“好,去吧。”
水原拓也哈依一声,当即便转身出了司令部。
目送水原拓也出门,吉本贞一忽然凑了过来。
吉本贞一说道:“大将阁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当然。”冈村宁次点点头,然后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走到作战大厅的角落,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司令部大门口的吉野家烧烤铺。
通过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水原拓也进了吉野家。
吉本贞一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冈村宁次幽幽问道:“是关于水原君的传闻吗?”
“咦?”吉本贞一闻言便愣了一下,愕然道,“原来大将阁下都已经知道了?”
“我只知道有人在出卖皇军的情报,而且这个人就隐藏在第1军的司令部内。”冈村宁次摇摇头,又道,“只不过并不知道具体是哪个人。”
说到这一顿,冈村宁次又道:“但是现在我想基本可以确定,他就是水原君了。”
“哈依。”吉本贞一微一顿首,又道,“其实早在几个月之前,我们潜伏在晋绥军以及重庆方面的内线就不断的传回来消息,说晋绥军和重庆方面总是可以及时准确的掌握第1军甚至华北方面军的动向,当时我就怀疑司令部有内奸。”
“之后,我就暗中展开了调查,发现水原君的嫌疑是最大旳。”
顿了顿,吉本贞一又道:“因为我发现就只有水原君一个人有机会将情报神不知鬼不觉的传递出去,别人都做不到。”
冈村宁次道:“那肯定就是他了。”
吉本贞一道:“大将阁下,要不要现在就拿下他?”
“不用。”冈村宁次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是他在出卖情报,那就不用急着抓人,还是先留着他吧,或许还能派上用场也说不定。”
两人说话间,一辆吉普车就疾驰而来,停泊在吉野家的门口。
冈村宁次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那个身影,幽幽说道:“不出意外,这个人应该就是从水原君手中购买情报的那个人了吧?”
“这个人我好像认识。”吉本贞一说道。
“我到任那天的欢迎晚宴上,他还专门向我敬过酒,后来又打过几次交道,此人能说会道,所以我对他印象颇深,他是山西烟草公司的总经理。”
顿了顿,吉本贞一又问了句:“要不要派人把他抓起来?”
“不用。”冈村宁次摆摆手道,“什么都不用说,装不知道就好。”
说话间,水原拓也就已经从吉野家出来,总共停留了也就不到五分钟时间。
不一会,水原拓也便又回到了作战大厅,笑着对冈村宁次说道:“大将阁下,我已经替大家每人要了一份炭烤和牛肉外加一份寿司,此外还专门为大将阁下和司令官阁下要了两瓶菊花牌清酒,吉野家呆会就会送来。”
鳳嘲凰 小說
冈村宁次欣然道:“水原君辛苦了。”
吉本贞一则说道:“水原君,夜宵的开支还是走司令部的帐目吧。”
“司令官阁下,不必这么麻烦。”水原拓也笑道,“我刚才给山西烟草公司的王总经理打了一個电话,所有开支都记在他们公司账上。”
吉本贞一忍不住跟冈村宁次对了一个眼神。
倒是没有想到,水原拓也竟然一点没有避讳。
水原拓也又道:“司令官阁下放心,没有问题的,山西烟草公司是我们宪兵队的业务单位,我们宪兵队从各处查抄的物资都会交由他们变卖,他们每个月从我们宪兵队赚取的利润数以万元计,吃这么一顿夜宵算得什么。”
冈村宁次笑道:“吉本君,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哈依。”吉本贞一顿首,又笑着说,“水原君还真的是能干呢。”
冈村宁次呵呵一笑,又道:“我记得水原君是大阪人吧?大阪人素来有商业头脑,水原君也不例外,等打完了这一仗,不如到北平担任经济课长吧。”
“哈依。”水原拓也顿首道,“卑职一切听从大将阁下安排。”
对于水原拓也来说,自然是更加喜欢经济课长这样的职务,油水也会更足。
说话间,通讯课长井上靖又匆匆进来,顿首报告道:“大将阁下,相田大队、佐佐木大队还有寺岛大队遭到八路军优势兵力合围,已被迫撤回!而且,这三个步兵大队皆已经遭到重创,战损皆超过了三分之二。”
“八嘎!”冈村宁次快步走回到沙盘边。
稻本正夫已经用长木竿将三枚兵棋从沙盘上面扫走。
冈村宁次、吉本贞一还有水原拓也定睛看时,只见刚刚遭重创的这三个步兵大队分布在三个不同方向。
其中相田大队在九公山北。
佐佐木大队在卧虎山以南。
寺岛大队则在崞县与平安县城之间。
“该死的。”冈村宁次骂道,“三八六旅还真是个凶悍的对手呢,都这时候了居然还能在局部战场集结起优势兵力,并发动反击!”
“这就是三八六旅啊!”水原拓也道。
“换成是支那中央军,这时候肯定只会将所有的兵力平均铺开,被动防御,然后一旦某个点遭到突破,立刻就全线崩溃,但是八路军三八六旅却不是这样,他们只会以少量兵力尽可能迟滞其他方向的皇军,再然后集中优势兵力争取吃掉其中一路或几路皇军,并籍此迫使皇军放弃行动,知难而退!”
说此一顿,水原拓也又指着沙盘说道:“比如说现在,我敢肯定在其他十二个步兵大队的正面都只有少量八路军,唯独在佐佐木、相田以及寺岛这三个步兵大队当面,集中了八路军的主力部队,每个方向兵力至少有三千!”
停顿了下,水原拓也又说道:“如果说是别的八路军,至少需要五倍以上的兵力优势才敢发起歼灭战,但是三八六旅只需三倍兵力优势就敢动手。”
吉本贞一黑着脸说道:“一个方向三千,三个方向就是九千人,八路军三八六旅正面临皇军五个师团主力的猛攻,还能调集九千人?”
“他们能。”水原拓也道,“说实话,崞县、平安县以及安化县城这三处巷战战场其实展不开太多兵力,八路军三八六旅只需少数兵力,就能够顶住皇军五个师团,然后就可以抽出兵力用于其他几个方向的作战。”
顿了顿,水原拓也又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重创了佐佐木大队、寺岛大队以及相田大队之后,接下来就该轮到安室奈、宇田及黑泽三个大队,因为这三个步兵大队挨着佐佐木等三个步兵大队。”
冈村宁次便立刻吩咐井上靖道:“井上君,立即致电安室奈、宇田以及黑泽大队,命令他们立即抢占附近制高点,就地转入防御作战!电令其余各大队,继续加快往前渗透!绝不允许停下来,更不许后撤!”
“哈依!”井上靖顿首。
目送井上靖转身离开,冈村宁次目光又转向水原拓也。
冈村宁次有一些遗憾,心说水原拓也这人是真有能力,他要是没干出卖情报的事,还真是华北方面军作战课长的最佳人选。
再过两年就可以出任参谋次长。
可现在,却是什么都不用提了。
水原拓也注意到了冈村宁次的异样目光,问道:“大将阁下,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冈村宁次微微的一笑,摆手道,“没什么问题,水原君你很有眼光,你刚才的提醒很及时,帝国会铭记你的功劳。”
“哈依。”水原拓也闻言重重的顿首。
不过等转过身,水原拓也却一下蹙紧眉头。
怎么感觉大将阁下有些怪怪的?
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
在辽县,八路军总部。
老总、师长还有副总参谋长也始终关注着晋西北的战局。
尤其是老总,不顾走了一整天山路,刚回到总部连饭都没顾上吃就匆匆来到了作战室询问晋西北的战况。
才刚一进门,老总就问道:“参谋长,晋西北现在打得怎么样了?”
正在伏案作业的副总参谋长连忙起身说道:“老总,你回来了呀?”
老总嗯了一声,接着问道:“我问你,晋西北那边打得怎么样了?”
“局面很严峻。”副总参谋长一脸忧色的道,“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是真的难缠,他居然把小王的土拨鼠防线给破解了。”
“啥?”老总眉头一皱道,“冈村宁次想了什么招?”
“饱和式攻击!”副总参谋长沉声道,“老鬼子除了命令第1师团等五个师团向崞县、平安县以及安化县城发起猛烈进攻,籍以牵制我晋西北纵队的主力之外,还动用了足足十五个步兵大队,向我晋西北纵队身后发起迂回!”
“啊?”老总勃然色变道,“十五个步兵大队?!”
“是,整整十五个大队哪!”副总参谋长说道,“这下可是真的打在了晋西北军区的要害上,因为在经过连番恶战之后,晋西北军区的兵力已经锐减到三万人,其中晋西北纵队主力大约一万五千余人,地方部队和民兵一万五千余人。”
“晋西北纵队主力据守在崞县、平安县及安化县城,要面对日军五个精锐师团进攻,地方部队和民兵的防御任务也不轻松,需要扼守住超过两百公里的防线,要不是小王设计的土拨鼠防线,只怕是早就已经崩溃了。”
“可即便有小王的土拨鼠防线,现在面对着日军十五个步兵大队发起的饱和式攻击,也是有些疲于应付了。”
说到这里一顿,副总参谋长又道:“冈村宁次老个老鬼子,准确的找到了我晋西北军区的薄弱点,并向这个薄弱点发起猛击!现在的局面很不乐观哪!”
老总黑着脸道:“陈根和王野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他们打算怎么办?”
副总参谋长道:“陈根和王野没有选择被动防御,而是以少量兵力牵制住多路日军,同时集中优势兵力对三个方向的各一路日军发起围歼战!”
“好!这个选择是正确的!”老总击节赞道,“主席说过,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与其分兵阻击并与十五路日军打成僵持,还不如在局部战场付出一定牺牲,同时集中兵力在其他的方向取得突破,按照我们当年的反围剿经验,只需要重创三到四路,其余十几路日军就该缩回去,放弃这次迂回渗透。”
副总参谋长道:“话虽如此,可晋西北军区的地方部队终究不能跟晋西北纵队的正规军相比,战斗力肯定存在很大差距,所以我担心小王的这个意图难以实现,就怕最后重创其中三到四路的意图没能够达成不说,还让其他的十几路日军迂回到了身后,要是这样的话,整个晋西北的局面就会急转直下哪!”
老总闻言,眉头便一下子蹙紧。
不必讳言,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地方部队的战斗力肯定不如正规军。
这个时候,师长忽然说道:“但是我们也不能够忽略,晋西北军区的地方部队跟其他军区的地方部队有着很大的区别,晋西北军区三个军分区的骨干部队是从晋西北纵队的正规军中抽调回去的,此外这三个军分区的武器装备也极为精良,单就装备水平而言,甚至远远胜过其他各个兄弟军区的正规军。”
“这倒是。”副总参谋长笑着点头道。
师长说道:“所以,晋西北军区有很大的机会达成意图。”
话音刚落,一个通讯参谋就匆匆进来,报告道:“老总,晋西北军区急电,一分区、二分区还有三分区各自重创了日军一个大队!现正向邻近的下一个大队发起进攻!其余负责阻击的部队也尚能够坚持。”
“太好了!”老总闻言用力的握紧拳头。
师长笑道:“我就知道,陈根和小王绝不会让我们失望。”
副总参谋长点点头又道:“现在就看冈村宁次的决心究竟有多大?是不是敢冒十五个步兵大队都被吃掉的风险,坚持迂回渗透到底!”
……
太原,第1军司令部。
不断有通讯参谋匆匆走进作战室,将最新战报呈送给稻盛正夫。
稻盛正夫带着几个作战参谋,通过沙盘作业将战况呈现在沙盘,以便冈村宁次对整个战局能有一个直观的了解以及判断。
只见日军剩下的12个步兵大队在沙盘上划出了一条条的折线,正从不同的方位向着崞县以及安化县城中间的陈庄靠拢。
陈庄,就是日军这次迂回渗透的目的地。
只要能有七到八个步兵大队渗透到陈庄,并且反客为主抢占陈庄附近的土拨鼠防线,那这次作战行动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可是现在,各步兵大队的进展并不顺利。
虽然12个步兵大队不停的变换行进方向,试图避开三八六旅的阻击,可遗憾的是,无论日军怎么变换行进方向,八路军总能够及时派出新的阻击部队挡在前面,一层又一层,一道又一道,仿佛永无穷尽。
与此同时,宇田大队、安室奈大队以及黑泽大队正遭受八路军优势兵力的猛烈围攻,处境极其的危险,尤其安室奈大队已经连续发来两封电报,请求增援!显然,安室奈大队的处境已经很危险,随时都可能崩溃。
这个时候,对于冈村宁次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因为谁也不知道,宇田大队、安室奈大队和黑泽大队还能够坚持多久,也没人知道,剩下的9个步兵大队能不能顺利迂回渗透过去,到害陈庄。
而如果渗透失败,搞不好这9个大队都会遭受重创。
这对于华北方面军来说绝对是一个灾难,甚至于有可能导至扫荡失败。
其中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15个步兵大队的一万六千多官兵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步兵,如果这一万六千多战斗步兵遭受重创甚至被全歼,那么绝对会导致第1师团等五个主力师团元气大损,进而影响到接下来的战斗。
冈村宁次顿时之间陷入巨大的煎熬之中。
继续渗透的风险巨大,但是收益也很巨大!
放弃渗透的风险虽小,但是收益明显小于付出!
是为了追求高收益而冒险呢?还是为了求稳而接受小负之局?一时间冈村宁次竟也感到有些难以抉择。
吉本贞一道:“大将阁下,我认为不应该冒险。”
顿了顿,吉本贞一又道:“如果稳扎稳打,无非是多花点时间,这样或许会有更多的支那百姓逃走,但是那又如何?这次只要能够彻底摧毁掉晋西北匪区,摧毁地掉八路军三八六旅的兵工厂,就已经是赢了。”
“是吗?”冈村宁次不置可否。
在场的几个课长和参谋也纷纷发表意见。
有主张坚持的,但是更多的却主张撤退。
冈村宁次目光落在水原拓也身上,问道:“水原君,你的意见呢?”
水原拓也微微一笑又道:“大将阁下,你不是已经做出决定了呢?”
冈村宁次闻言目光一凝,旋即微笑说:“真没想到,水原君还有洞察人心的本事,之前还真是小觑你了呢。”
“没有。”水原拓也忙道,“我是乱说的。”
冈村宁次不置可否的笑笑,又对通讯课长井上靖道:“井上君,立即致电各大队,接令之后即刻分兵,以中队为单位分头向前渗透!如果中途再遭遇阻击,那就进一步分兵,以小队为单位继续渗透,在突破八路军阻击之后再到陈庄汇合!”
“啊?”吉本贞一勃然色变,万万没有想到冈村宁次会这么做。
在场的几个作战课长还有作战参谋也是面面相觑,这样不全乱套了吗?
看到井上靖站着没动,冈村宁次大怒道:“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赶紧给各个步兵大队下达命令,快快滴!”
“哈依!”
……
在小牛庄附近。
日军据守的最后一个制高点终于被拿下。
失去这个制高点之后,剩下的日军终于丧失了信心,开始溃退。
这已经是被王野击溃的第二个日军大队,现在还剩下三个大队。
只要再击溃三个大队,从平安县城方向渗透进来的五个大队就肃清了。
但是王野十分的担心,孙彬他们还能坚持多长时间?万一他们这边还没把活干完,孙彬他们那边却先坚持不住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哪怕只让日军的一个步兵大队渗透过去,都很麻烦。
看到温兆启仍旧带领着部队在往前追击,王野便赶紧高声喊道:“老温?老温!不要追了,赶紧去支援其他战场!”
寂静的夜空下,王野的大吼声传出很远。
听到了王野的大吼声,温兆启赶紧带着部队撤回来。
然而,就在王野准备带着部队奔赴下一个战场之时,一个通信员急匆匆跑过来,向他报告说鬼子突然之间分兵了。
“啥?”王野凛然道,“鬼子竟然分兵了?”
“嗯。”通信员点头道,“剩下的三路鬼子,都分成了四路甚至于五路,分别从不同方向迂回渗透,为了拦住小鬼子,我们也只能跟着分兵阻击,但是司令员说了,由于我们三分区兵力不足,肯定是拦不住的,请主力部队赶紧过去支援!”
“艹!老鬼子这是要跟我们拼命了!”王野黑着脸道。
温兆启拿驳壳枪的枪口顶了顶帽檐,问道:“老王你说,现在怎么打?”
王野恨声道:“鬼子以中队为单位迂回渗透,整个局面就乱成一锅粥,而且我怀疑分兵之后的各种日军在遭到阻击之后还会继续再分兵,变成以小队为单位渗透,那样的话局面就更乱,所以再想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已经不可能了!”
温兆启问道:“老王,你的意思是我们也分兵?”
“对,分兵!”王野恨声道,“我们也分兵迎击!”
说到这一顿,王野又大声道:“传我的命令,立即以排为单位向南突击,一旦发现鬼子就立刻就地阻击,绝对不能让一个鬼子越过防线!”
王野的命令迅速下达,部队立刻开始分头行动。
王野又把魏西来叫到他跟前:“小灰灰你跑得快,赶紧回安化报告旅长,让旅长通知各个支队立即撤离,县城不能守了!”
仗打到现在,必须得撤退了。
而且必须立刻马上撤!
……
太原,第1军司令部。
井上靖匆匆走进作战室向冈村宁次报告道:“大将阁下,刚接到安室奈大队本部通讯小队少尉队长秋山君的电报。”
冈村宁次道:“安室奈大队本部推进到哪了?”
井上靖答道:“已经推进到距离陈庄不到三公里的柳村,不过整个大队部只剩一个警卫小队不到五十人,而且遭到了三八六旅的一个排的顽强阻击,眼下双方正在激战,安室奈大队本部急切之间无法突破。”
冈村宁次道:“不能绕过去吗?”
“绕不过去。”井上靖回答道,“秋山君说了,左右两侧都有村庄,而且已经有少量八路军提前占据了土拨鼠工事。”
LALA
“八嘎牙鲁。”冈村宁次骂道,“动作太慢了!”
停顿了一下,冈村宁次又问道:“安室奈大队的其他几个中队呢?”
井上靖答道:“安室奈大队的其他几个步兵中队已全部失去联络,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已经推进到哪里,有没有再次分兵?”
稻盛正夫本来都已经拿起代表安室奈大队的兵棋,准备摆放到一个柳村附近,但是听到后半句之话便又放回原处,如果只是大队本部渗透到了柳村,并不能代表整个安室奈大队已经渗透到了柳庄。
吉本贞一看着沙盘道:“大将阁下,这下已经全部乱套了。”
“乱套了好。”冈村宁次却哼声道,“皇军占据着兵力优势,所以整个局面越乱对皇军就越有利,渗透到陈庄的部队也就会越多。”
话音还没落,又一个通讯参谋匆匆进来。
从通讯参谋手中接过电报看完,井上靖的脸色立刻垮下来。
“大将阁下。”井上靖黑着脸道,“秋山少尉发来诀别电报,安室奈大队本部刚刚遭到八路军的四面合围,自安室奈少佐以下四十余人已经集体殉国了。”
“八嘎牙鲁!”冈村宁次咒骂道,“三八六旅还真是凶悍呢。”
吉本贞一不无担忧的道:“大将阁下,这已经是遭到歼灭的第四个大队本部,接下来会不会有更多的大队本部遭到三八六旅歼灭?如果所有的大队本部都遭八路军歼灭,那么既便有皇军成功的渗透到了陈庄,也是无法与司令部建立通讯联络。”
“这不要紧。”冈村宁次却一摆手说道,“我不信一个大队本部都到不了陈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没有一个大队本部能够到达陈庄,那也没什么要紧,只要渗透过去的兵力数量足够,并且能死死守住陈庄附近的土拨鼠防线,皇军也就赢定了!”
……
安化县城,地下指挥所。
马源和陈铭历一开始还能进行图上作业,把三个军分区的各个阻击部队,以及三支主攻部队的最新动态都逐一标出。
但是很快,两人就彻底放弃了。
因为各路阻击部队已经分兵了,三支主攻部队也跟着分兵,几分几十路,这下他们两人就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忙得过来。
把手中铅笔一扔,陈铭历急道:“旅长啊,都已经乱套了,不光我们懵,传令兵也不可能把消息及时送上来,我们已经根本没办法再进行图上作业了。”
旅长默然,只是皱着眉头盯着地图上乱七八糟的红蓝箭头。
局面乱成这样子,对于晋西北军区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日军占着兵力优势,发起渗透的日军足足有15个步兵大队,既便是保守估计,按一个大队1100人的数量计算,也有16500人,但实际上,这15个步兵大队额外加强了炮兵,所以兵力至少也有20000人!
而三个军分区算上民兵,总共也就15000余人。
除去扼守在九公山北麓以及卧虎山南麓的部队,再除去留在万马渡、兵工厂以及几个大集镇维持秩序的民兵,参与阻击的部队也就八九千。
就算后来调了警卫团以及三个主力团过去,那也只有5000人。
这次的反扫荡打到现在,各个主力团都开始缺编,都只剩下一千人出头。
总而言之,这次用于阻击日军渗透的兵力最多也就14000余人,就是说,足足比发起迂回渗透的日军少了近6000人。
所以旅长是真担心拦不住。
然而,多年沙场征战形成的嗅觉告诉旅长,大概率是拦不住了。
抬起手腕看了下夜光手表,只见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四点多钟,再过不到两个小时天色就要亮了。
当下旅长便吩咐陈铭历道:“小陈,立即通知一支队以及二支队,让他们立即放弃崞县以及平安县城,交替掩护后撤!”
“啊?”陈铭历愕然说道,“旅长,不至于吧?”
“什么不至于,有备方能够无患。”旅长说道,“一旦让足够数量的日军渗透到了我们身后,并占据当地的地道工事站稳脚跟,那么留在崞县、平安县城以及安化县城的纵队主力就会被日军分割包围!”
“届时不仅是我纵队主力再无法从军区获得补给,”
“军区的整个工业区乃至于还没来得及渡河的父老乡亲都会暴露在日军的屠刀下。”
顿了顿,又道:“这样的结果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所以哪怕只有万分之一可能,我们也必须杜绝,我们绝不能冒这个风险!”
正说呢,魏西来气喘吁吁闯进了来。
嬌寵農門小醫妃
“旅长。”魏西来喘息着说道,“俺们队长说,局势有可能恶化,崞县、平安县还有安化县城的纵队主力最好还是赶紧撤退。”
旅长道:“好的,我知道了。”
……
这时候,在陈庄。
王野带着十几个战狼队员,还有二支队的一个排,从东侧进入到陈庄。
陈庄是一个拥有一百多户人家的大村庄,横亘村中的是一条主干大街,王野带着战狼队员走在前面,呈战斗队形展开。
正走呢,迎面看到一队人马急匆匆过来。
由于天色太昏暗,看不清楚对面那队人马的军装服色。
当下王野示意身后的战狼队员四散隐蔽,然后就准备让对方说出口令,但是话到嘴边忽然灵机一动,改用日语大吼道:“口令!”
对面过来的还真就是鬼子,用日语回道:“帝国昌盛,回令!”
王野冷笑一声,高举的右手用力的挥落,下一个霎那,早就准备就绪的十几个战狼队员便同时开火,密集的冲锋枪火力便猛泼过去。
对面的那群鬼子猝不及防,很快被撂倒。
IZ*ONE~直到我们成为一体~
然而遗憾的是,这只是鬼子的尖兵小组。
这边枪声一响,后面跟进的鬼子就被惊动。
遂即村子西头就响起连续不断的鬼子吆喝声。
“村子东边已经有八路军,不要再往前面走了。”
“小野君,你带一个分队抢占左边的那栋院落。”
“高木君,立即抢占主干大街右侧的那个小院,构筑侧射火力。”
“水原君,你带一个分队立即进入地道,防止八路从地道偷袭!”
从这连续不断的吆喝声中,王野迅速判断出鬼子的兵力只有一个小队左右,他们完全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快速解决对手。
当下王野转身回头,向魏大勇、段鹏、林汉还有梁军打出手语。
魏大勇、段鹏、林汉还有梁军比了一下大拇指,遂即各带着两名队员散开,王喜奎也带着两名狙击手迅速抢占制高点,负责警戒。
王野则带着二支队的那个排从主干大街上佯攻,吸引鬼子注意。
战斗很快结束,面对一群训练有素的战狼队员,日军的这个步兵小队毫无招架之力,不到五分钟就被解决。
但也不是全部解决。
进入到地道的那一个分队十几个鬼子还在顽抗。
进入地道清剿残余的鬼子,就存在一定的风险。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就在王野犹豫要不要进入地道清剿时,负责警戒的王喜奎忽然鸣枪示警。
随即赵二娃便跑过来报告:“队长,南边又过来一伙鬼子,大概五十来人。”
“五十来人?又一个小队?”王野冷哼一声道,“看来鬼子也已经完全跑乱了建制,既然都已经乱了套,那就乱打乱,排自为战,班自为战,人自为战吧!”
当下王野命令十几名战狼队员以及二支队的那个排抢占两侧民房。
可遗憾的是,从南边过来的那队鬼子并没有进村,而是直接抢占了村南的地道工事,也就是土拨鼠防线。
“艹,这伙鬼子挺狡猾啊。”
魏大勇骂道:“狗日的居然不进村,咋办?”
“咋办?凉拌!”王野闷哼一声道,“看来只能跟狗日的抢地道了。”
然而因为没等王野带着战狼队员进入地道,村子北侧又有了动静,又一伙鬼子气势汹汹的开了过来。
而且这伙鬼子也没有进村。
同样只是抢占了村子北侧的一圈地道工事。
这下麻烦大了,不光是南北两侧都有鬼子,地底下也躲藏着鬼子,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被鬼子给三面包围了。
魏大勇又问道:“队长,现在咋办?”
王野冷然说道:“计划不变,全部进地道!干狗日的!”
“好嘞!”魏大勇答应一声,当即搬开了院子角落的一个马料槽,底下就是一个黑漆漆的地道入口。
王野再一颔首,林汉便率先滑下去。
林汉的绝活是可以凭直觉发现五十米内的活物,人畜都概不例外,这简直就是地道中的高精度生命探测仪。
不一会,地道中便传来一声老鼠叫。
这是林汉发出来的信号,底下安全。
当下王野等人便鱼贯进入地道入口。
……
在太原,第1军司令部。
井上靖快步走进作战大厅顿首说道:“大将阁下,高木大队本部也联络上了,不过高木本部同样也只剩下一个小队。”
稻盛正夫说道:“截止到目前,已经联络上了六个大队本部,不过每个大队本部最多只有一个小队的兵力,有的大队本部甚至只剩一个分队,而且这个还不是最糟糕的,最为糟糕的是在每个大队本部周围都发现了八路军。”
佐久间次郎道:“就是说,几个大队本部随时都可能被吃掉。”
“乱了,已经全乱套了。”吉本贞一道,“这打的都是什么仗?”
“乱了好,乱了就对了。”冈村宁次却摆了摆手说道,“皇军占据着兵力优势,局面越混乱就会越有利,乱斗到最后,获胜的只能是大日本皇军!”
说此一顿,冈村宁次又扭头问水原拓也道:“水原君,如果现在交由你指挥,皇军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水原拓也有些为难的道:“大将阁下,我就不说了吧?”
“不用怕。”冈村宁次道,“我让你说,就尽管大胆说。”
“那好吧。”水原拓也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现在由我指挥,那就果断出击,投入重兵从崞县、安化县城的侧后切入,一方面支援陈庄附近的各个大队,另一方面则可以彻底的切断崞县、安化县及平安县城的八路军的退路!”
听到这里,冈村宁次便忍不住的开始鼓掌。
到这时候,冈村宁次甚至有些欣赏水原拓也。
“水原君,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冈村宁次一边鼓掌一边笑着说道,“我也同样认为崞县、平安县及安化县的八路军会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