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85.相親相砸相伴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
小說推薦小李飛刀之鬼見愁小李飞刀之鬼见愁
细雨霏霏。
柔风夹寒,却也舒畅地吹拂千万条绽放出绿叶的柳丝。
如诗似画的金陵,让人甚是陶醉其美丽风景之中。
李翰认真细看报纸一会,今井太郎、小岛美智子带来两名女郎进入“摩登”咖啡馆。李翰恰好放下报纸,便仰头向他们招了招手,但没有起身相迎,更没躬身相迎。这与小岛国的礼节是极不相符的。尤其是下级见上级的时候,更是如此。
因为这是李翰故意的。
他内心是极其抗拒这次相亲的,但是,没办法,今井太郎现在是他的“老板”。他得给足“老板”面子。他刚才是一边看报纸,一边思忖如何应付今天中午的场面的,结果肯定是要撵走前来相亲的女郎。不然,自己整天就会无法脱身的。无法脱身就无法窃取情报,无法传送情报,无法刺杀该死之人,更无法破六把宝剑之案。
今井太郎、小岛美智子和那两名女郎过来,今井太郎指着那位俊美的、个子较高的女郎给李翰介绍:“这位是铃木幸子,她是京都人。”然后,他又指着那位矮点也丑点的中年女人给李翰介绍:“这位是江村泽子,是铃木幸子的家佣。”
铃木幸子侧身朝江村泽子摆手。
江村泽子朝她欠欠身,转身而去。
铃木幸子长得珠圆玉润,凹凸有致,举手投足都是风情。她就是那个把徐又远“钓”到手又把徐又远制造成叛徒的化名“邹飞燕”的女人,刚才那个江村泽子就是化名“郭美溪”的女特务。在特高课此前审讯徐又远的时候,徐又远说过李翰没见过“邹飞燕”和“郭美溪”,从来就没有见过。
所以,这次酒井久香密会今井太郎,把铃木幸子和江村泽子派遣到“山田太吉”身边去,他们相信,以铃木幸子的魅力,必定能将“山田太吉”钓到手,并能查出“山田太吉”幕后的复兴社特务处金陵站的具体驻地及所有人员和设备,然后一网打尽。
不过,李翰虽然没见过铃木幸子和江村泽子,但是,他来之前就对谭玲玲和朱莉文说了,他心里只有她们两个,绝对不会和小鬼子谈恋爱的。所以,他此时又装傻。他也不站起身来,只是打了个手势,请众人坐下,又扬手打个手势说:“侍者,来几杯蓝山咖啡,来几份法国牛排。”
这很明显就没有待客之道的常识了。
今井太郎真是看不过眼。
重生之庶女爲後
但是,他毕竟是领事馆的“老一”,没有吭声。
不过,小岛美智子却忍不住了,她气嘟嘟地说:“山田君,你喜欢蓝山咖啡和法国牛排,不等于我们也喜欢蓝山咖啡和法国牛排呀。你好像精神还是有问题,你懂不懂待客之道呀?”李翰佯装尴尬一笑说:“呵呵,也是哦。我这人向来大大咧咧的,我总觉得别人都是和我一样的。那行,我来一杯蓝山咖啡和一份法国牛排,你们自己点你们喜欢的咖啡和点心吧。这样可以吗?”他也不道歉,也不认错,反正就是想气走铃木幸子和今井太郎、小岛美智子。
他那句“我这人向来大大咧咧的,我总觉得别人都是和我一样的。”把小岛美智子气得浑身哆嗦。
她白了他一眼,侧身从侍者的托盘里取过菜单来看。
今井太郎仍然没有吭声,他在认真观察李翰和铃木幸子的表情。
因为他也让铃木幸子坐到了李翰的身旁。
乔麦 小说
果然,李翰点完咖啡和菜之后,便侧身地望向铃木幸子。他那眼神,那表情,特色!他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说:“幸子小姐,你做什么生意的?很荣幸认识你。我看你长得很有福气,咱俩合作,必定赚大钱。”他说完,便伸手握住了铃木幸子的手,用力地摇了摇。
按常识,刚认识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除非女人先伸出手来握手,否则,男人先伸出手来握手,那是极端不礼貌的。
李翰又一次表现出他的“猴急”和在礼仪上的极度失态。
今井太郎心里对李翰是越来越失望了。
此时,他内心叹息:唉,山田太吉除了懂四国语言,翻译资料很好,保密工作很好之外,真的别无是处。
虽然是“奉旨恋爱”来的,但是,铃木幸子也感觉“山田太吉”傻乎乎的。
她也忍不住了,不由气恼地说:“我做医疗生意的。”
她说完,奋力甩开了李翰的手。
她气得不轻呀!李翰佯装更傻地问:“哦,可否介绍给我做?”
铃木幸子讥讽地说:“可以啊,你找两个人朝你开几枪,然后,我和医生帮你做手术,取出子弹头。接着,你付一笔钱给我,我再分些钱给你。”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起来,皆是满脸的滑稽。
李翰伸手弄了一下头发,佯装害羞地说:“哦,这门生意,我可做不来。我今天上午找龟川君批了一台商业电台的牌照,我得尽快找一个合作伙伴,做点小生意,不然,仅靠我那份工薪,养活不了我的。我花钱大手大脚的,现在也不敢写信让家里寄钱来,毕竟我已经长大了。”
铃木幸子闻言,又狠狠地讽刺李翰:“你的工作很辛苦吗?工薪很低吗?你不是领事馆难得的人才吗?”
李翰伸手搔搔后脑勺,腼腆地说:“是啊,我现在的工作就像怀孕,总是让人想吐!”
哈哈哈哈!众人顿时就笑弯了腰。
幸好,此时是中午饭点,咖啡馆没什么人。
不然,今井太郎就要出大洋相了。
小岛美智子想起昨晚和“山田太吉”共进晚餐时他说曾和法国女星在一起的事情,便调侃地说:“山田君,你不是说过你曾经和法国女星拉丽莎在一起的故事吗?”李翰答非所问地说:“是的,当年留学法国的时候,我总想着上大学交个女朋友,可是到了法国上大学却惨透了,我们班就两个女生,更惨的是那两个女生好上了!”哈哈哈哈!众人又捧腹大笑起来。
小岛美智子笑罢,又冷嘲热讽地说:“山田君,好了,别开你的蹩脚玩笑了,难道你没听到领事馆的同事都在背后说你精神有问题吗?”李翰感慨地说:“没关系,真正努力过的人,才会明白天赋的重要性。”哈哈哈哈!今井太郎和小岛美智子又笑得直揉肚皮,感觉“山田太吉”真是太滑稽了。
铃木幸子气恼地问:“山田君,你说已经长大了,那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李翰仍然装傻地说:“你今天和她睡了,明天还想和她睡,这就是爱情;你今天和她睡了,明天还得和她睡,这就是婚姻。”哈哈哈哈!众人又爆笑起来。今井太郎和小岛美智子肚子都笑疼了。铃木幸子冷哼了一声,愤然起身离去。她就算是“奉旨”来恋爱的,但是,这场恋爱也恋不下去了。她实在是忍无可忍,决定凭借自己的功绩,回去和酒井久香谈条件,不到“山田太吉”家里当卧底。换下一家吧!
……
小岛美智子再无胃口,拎包起身对今井太郎说:“老板,我回去吃自助餐吧。”
她说完,拎包走人。
今井太郎也是气得不轻,起身对李翰说:“你呀,烂泥扶不上墙啊!”
他也气呼呼地走了。
李翰顿时一身轻松,一个人喝四杯不同的咖啡,吃一份牛排和三份点心,把肚子撑得圆圆的。
最囧蛇寶:毒辣孃親妖孽爹 小說
然后,他拿出两张百元大钞,扔到侍者的托盘里,说声“不用找了”便起身走人。
他出来驾车回领事馆自己的办公室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完。
铃木幸子回到特高课,向酒井久香报告了和“山田太吉”的情况,还报告称“山田太吉”已经准备了商业电台。这台商业电台不会是他和复兴社特务处金陵站联络情报的电台吧?酒井久香说这叫亦真亦假,真真假假,反正我感觉他并不傻。她让铃木幸子再回去,再想法接近“山田太吉”。
她说事情没那么简单。
铃木幸子原本想和酒井久香谈条件的,但是,听酒井久香之言,感觉也有道理,她也有了不甘心放弃的想法。
于是,她又驾车前往领事馆找今井太郎商量。
她说她想故伎重演,并详细地说了她的计划。
今井太郎表示同意,也愿意在下午三点过后,找“山田太吉”谈谈心,聊聊天,看看“山田太吉”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于是,下午三点的时候,他给“山田太吉”打电话,让“山田太吉”到他办公室一趟。
李翰来到今井太郎的办公室。
今井太郎佯装劈头盖脸的怒骂:“你什么意思?你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吗?给你介绍这么漂亮的一位姑娘,你为什么要把好好的相亲场面弄砸了?你父母没有教你基本的待客之道吗?”小岛美智子就在她的小方格子办公室里,但听此言,她伸手捂嘴,生怕笑出声来。
李翰佯装惶恐地说:“对不起!总领事!真对不起!辜负您的好心好意了。其实,我不傻,我,我,我心里就喜欢小岛美智子。”今井太郎原本是佯装生气的,现在听此一言,反而真气了。他扬手指指李翰的鼻子说:“八嘎,你,你就是一头驴。小岛美智子会喜欢你这个猪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