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三千界之屠龍令-第五十六章 擊殺鑒賞

三千界之屠龍令
小說推薦三千界之屠龍令三千界之屠龙令
明玦脚下微微一动,如一道一闪而过的影子,瞬间贴近了谭老爷的后背,手里的匕首贴着掌心往对方背心里送去。
谭老爷一瞬间简直汗毛倒竖,下意识的一个后空踢,却一脚踢了个空!同时又感觉似有一缕微风从身侧掠过,他几乎想也没想,便一掌自胸前推出,哪怕他此刻内力耗损极快,也没在这时候省力,出掌便是全力!
“噗!”明玦被一掌正中胸口,狂喷出一口鲜血,被这一掌拍出老远,还撞碎了一颗老树,手中的一只匕首也被对方的内力炸的粉碎!
这谭老爷还真是个江湖老人,经验丰富,又极其敏感。明玦几乎抽干了丹田里的内力,才勉强使出‘鬼杀’,却还是没能得手。
到底是功力太浅,只是‘鬼杀’中最简单的一招也使得漏洞百出!
谭老爷击退明玦,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方才发生了什么!霎时间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摸了摸心口处,指尖上沾了鲜血。
真是……好险!
活了这么大岁数,遇上的高手也不少,经历过的生死搏斗也不少,但要说哪次让他惊悚,今夜这还是头一遭!
方才那一瞬间,这个被他重伤的小孩儿,几乎算是在他的视线以及感知之内彻底消失了!
若不是混迹江湖多年积攒的那点儿对危险的直觉,若不是他今夜超常发挥的反应,现在他已经死了!而且是怎么死的,自己都有可能不知道!
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这种见鬼的路数!?
谭老爷惊疑不定的看着不远处伏地不起的小孩儿,一时间不太能确定他是不是被自己打死了。
不管死没死,都还是得再补上一掌,否则实在是不能放心。
谭老爷按捺住有自己些过速的心跳,寒着脸朝明玦走了过去。
明玦俯伏在地,双目紧闭,脸色煞白,衣襟处鲜血斑驳。
谭老爷俯身看了看,察觉到对方呼吸微弱,断多续少,正是将死的气息,终于脸色松了松,叹气摇了摇头。
顶好的一颗苗子,偏偏入了末流路子,还趟了这浑水,这般年纪也是死的可惜。心里这样想着,手上却不打算放过,运功提气,聚力掌心,翻手就要再补上一掌。
不远处的新杨见状,挣扎着爬起来,从怀处摸出一只烟筒,还没等他再有动作,谭老爷便若有所觉,手上蓄力的一掌临时变了个方向,转而给新杨拍了过去。
谭老爷本以为这一掌足够拍死这个重伤的少年,谁知就这么一小会儿,内力又耗损了许多,再加上新杨离他的距离稍远,这一掌拍出去的时候,威力比预计的小了大半,只是把新杨拍得退了几步,好在他手里的烟筒被如愿损毁了。
谭老爷一边暗暗心惊明玦这毒使得厉害,一边冷着脸问新杨:“你打算给谁报信?今日,谁也救不了……”
“嗤!”
“……”
这是一道非常轻微的,刀剑入体的声音。
“呃……”
谭老爷僵硬着身体,有些迟缓的扭头看去,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在这里。”明玦站在谭老爷面前三步开外,轻轻招呼了一声。
谭老爷又将头扭回来,动作更加迟缓。
他怔怔的看了一眼站在阴影下的小孩儿,终于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心口处。
胸口处的衣物裂了一条口子,血迹正在缓缓渗透出来。谭老爷手指颤抖的抚上心口,感受到那里传来的刺痛,脑子里却忍不住想到:这一刀,还真是……手法绝妙!
伤口开在心脏,正常情况下,鲜血本该迸射而出,可他这伤口,居然违背常理,渗血缓慢。
只能说明,这一刀插入的角度精准绝妙,抽出手法轻盈灵巧,且刀速奇快,以至于伤口极细,让心口的血液都来不及喷出……
谭老爷想到这里苦笑一声,没想到今日居然会栽在一个稚子手上,比天方夜谭还不可思议。
就是这一声苦笑,震裂了伤口。他心脏处的伤口终于合乎常理的喷射出一股鲜血,同时也抽走了他最后的力气。
“扑通……”谭老爷一头栽倒在地。
“噗!”明玦杀了谭老爷,自己却也并不好受,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
那边,新杨被明玦这一手震得呆滞了半晌,眼见着谭老爷倒地,才回过神来,松了口气。他骂骂咧咧的爬起来,探手入怀,却摸了个空,不由气结:“这倒霉催的,信号筒没了!”
明玦抹去嘴角的血迹,脸色难看,再回头一看新杨那狼狈样儿,心头火起:“你们十方阁没人了?派你干什么来了?”
新杨一脸懵:“我怎么你了,你冲我发什么火,我好心好意过来帮你的好吧。”
明玦冷笑:“帮个屁!你来是帮我的吗?你是来灭口的吧!少往我头上栽人情!真要说起来,那也是我帮了你!”
新杨噎了噎,头疼道:“说真的,以前我听说过一种怪病,有些人得了这种病之后,就怎么也长不大,但其实他已经挺大岁数了,只是长得像是个小孩子而已,我觉得你和这种情况挺像的。”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阎大大
明玦面无表情,冷然道:“我也听说过一种怪病,有些人得了这种病之后,见风就长,瞧着又高又壮是个结实人,其实脑子特别弱,比小孩子还不如,我觉得你挺像的。”
新杨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身高体型,表情凝滞了一瞬,即而怒道:“你说你怎么跟个刺猬似的,见人就扎呢?我不就是少带了一个信号筒吗?没我帮忙你现在都死了!”
“所以我是因为什么差点死了?”明玦更怒,指着地上谭老爷的尸体,寒声道:“这人是冲着刘子文来的!今日若不是我碰巧发现他,将他拦截在屋外,后果是什么?你告诉我后果是什么!”
新杨顿时心虚,弱弱道:“后果可能……刘子文会被抓走,我们的任务就失败了。”
明玦差点被气得再吐一口血,他神色逐渐阴冷:“谁要关心你的任务?你是不是忘了,你们把刘子文放在我的家里!那家里面除了刘子文,还有我的家人!”
新杨顿时噤声。
明玦手里的匕首动了动,新杨立刻警觉的退了两步:“别激动,我们有做好部署,不会牵连你家里人。”
明玦眼中杀机蠢蠢:“你部署什么了?除了你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像只老鼠一样鬼鬼祟祟,你还干什么了?”
新杨顿了顿,神色有些难堪,呐呐道:“你……你都知道啊……”
明玦冷笑。
“其实也不是要干什么。”新杨好声好气的解释:“我的任务主要是保证刘子文的安全。”
“若是今晚我不在呢?”明玦对新杨的解释并无兴趣,只是踢了踢谭老爷的尸体,轻声问道:“这个人,你打不过吧,你猜他除了想抓刘子文,还会不会把跟刘子文有接触的人灭口?”
新杨无言以对。
不必猜,这是必然的事。
“咳咳……”明玦突然捂嘴咳了一手的鲜血。
新杨神色无奈,小心翼翼的劝道:“你伤得挺重,别强行运气了,你这年幼体弱的,可别伤了根基,哎呀!这不都没事儿嘛,总不至于非要今晚把我也杀了才能解气吧?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追过来的时候,顺手把你家那两个糟心亲戚解决了。”
明玦顿了顿,不放心道:“尸体呢?”
新杨连忙保证:“处理好了,绝对不会被发现,尤其是你家里人!你放心,我这就去联系自己人,好好排查,绝对不会再走漏消息,坚决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刚刚目睹明玦出手全过程的新杨借着夜色看了看明玦的神色,觉得这孩子眼中真是戾气重生,不由得就让人有点发悚。
为了自身安全计,新杨放软声音,干笑着劝道:“你看咱俩都伤得不轻,这事儿就别在今天晚上计较了吧,当然我这事办得确实疏漏,回去说不定也是要受罚的,要不……你这就先回去?我也办我的事儿去?”
他用余光瞄了一眼明玦手里滴血的匕首,心里暗暗吐槽,这小孩儿年纪不大,脾气却很大,若是今晚他非要发疯杀了自己泄愤,自己有多少把握可以胜他呢?
明玦目含嘲讽,冷冷瞥了他一眼,感受到自己丹田处的刺痛,终于还是放松了握匕的力道。
方才击杀谭老爷的最后一击,已经是透支,这会儿若要再来一刀鬼杀,固然有把握杀了新杨,可那样极限透支丹田内力,确实很容易伤及根底,不划算。
新杨察觉对方杀机渐退,也算是暗地里松了口气。